首页威廉希尔公司 › 两国企业想在全球展开全产业链合作,达沃斯进入

两国企业想在全球展开全产业链合作,达沃斯进入

图为2015夏季达沃斯论坛举办地大连国际会议中心。苏大鹏摄

9月7日,一名工程师在会场内机器人互动区安装调试机器。目前,各项准备工作顺利进行,已经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新华社发

自从世界经济论坛选择与中国“牵手”,每年9月就注定是达沃斯的中国时间。这也让本来离我们很远的那个向山而行的瑞士小镇,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与我们联系在一起。今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如期而至,在这个绝妙的契合点上,围绕着影响中国和世界经济增长的新生问题和紧要议题,“中国方案”值得期待。

夏季达沃斯论坛,即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重点探讨的是下一代领袖的观点,代表着未来商业模式、可持续发展、技术创新的解决方案。从2007年“变化中的力量平衡”,到2011年的“关注增长质量,掌控经济格局”,再到今年的“描绘增长新蓝图”,每一年的主题都反映了国际社会促进经济发展的共同关切,每一年的“中国方案”也都没有让世界失望。随着主题的变化,我们看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变迁,更看到了中国坚定的开放战略、日益浓厚的创新韵味和市场化改革方向。

开放

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国家与国家之间日益休戚与共。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发展潜力最大的国家,中国经济的表现深刻影响着全球经济的走向;中国怎么说、如何做,也始终牵动着世界经济的神经。因此,中国如何自处备受瞩目。当然,用怎样的态度与其他国家共处同样受到关注。毕竟,态度决定着行动的方向。

在2014年第八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明确表态,“中国永远做一个开放的大国、学习的大国、包容的大国”。他表示,中国坚持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政策,保持外资政策稳定,优化和规范营商环境,继续吸引优秀外国企业来华投资兴业。他同时强调,中国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是国际体系的积极参与者、建设者和贡献者。在应对气候变化等国际议题上,中国将履行“一个负责任大国应尽的国际义务”。

其实,从选择大连和天津这两座城市轮流作为夏季达沃斯论坛东道主的那一刻起,中国就在传递着开放、包容的信号。这是两座择海而居的城市,“有包容万物之量”的大海或许就是中国所秉持态度的最好诠释。中国经济发展的广阔前景,也会给世界各国发展带来更多的机遇。

创新

对全世界来说,经济形势错综复杂,发达国家经济复苏艰难曲折,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速放缓,生产力增速有所下降。如果技术停滞不前,生产性资本投入不足,又不能积极应对出现的各种变化,未来世界经济将增长缓慢并失去平衡。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各国迫切需要通过创新来寻找出路,增强经济竞争力。

对中国而言,以往每一次经济领域的破茧成蝶靠的都是创新,创新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金钥匙。如今,在下行压力加大的局面下,在创新数量领先质量却不高的现实面前,技术创新、体制机制创新、管理创新、模式创新等就更应该被放在核心位置,用创新推动产业向中高端跃升,让中国经济的“发动机”换代升级。

正因为如此,在已经举办过的8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中,2013年和2014年的主题直接聚焦“创新”,分别为“创新:势在必行”和“推动创新”,其他各届拿出的“中国方案”中也都有不容忽视的创新印记。今年举办的第九届夏季达沃斯论坛更是被放在了科技创新的背景下,一流专家与技术专业人士共同探讨突破式创新成果,新一代商业创新者与科研先锋互动交流,公共与私营部门对话,推动创新、提高生产力并增进互信。而“创新指南”“情景假设:机器比人类聪明”“适应新常态”“引领全球创新”“金融业的数字革命”等,或许就是诞生更多亮眼方案的创新议题。

改革

当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初现端倪、世界经济前景一片灰暗的时候,夏季达沃斯论坛聚焦“下一轮增长浪潮”,将改革视为重要抓手;当2010年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逐渐消退、经历重创的全球经济正在疗伤之际,夏季达沃斯论坛在“推动可持续发展”上为世界经济把脉,中国拿出了“坚持深化改革,着力增强发展动力与活力”的“药方”;当2013年世界经济仍然错综复杂、中国经济处在转型升级关键阶段的时候,夏季达沃斯论坛透露出“以改革创新驱动中国经济长期持续健康发展”的政策信号。

每一届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中国都在向与会者阐释坚定推进改革的决心,今后创新发展的巨大潜能也蕴藏在改革之中。

如今,中国的改革已到深水区,不仅要与既得利益群体和各种体制机制的阻滞斗争,还要与民众日益提升的期望赛跑,难度前所未有。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中国全面深化改革也未有穷期。尤其是经济进入新常态后,更要坚定不移地推进结构性改革,在保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基础上,向结构更高级、分工更合理的阶段演进;更要坚定不移地做好政府自我革命,打造“有效的市场”和“有为的政府”,使改革红利得到最大限度释放。

正所谓,世界解码达沃斯,达沃斯解码中国。历届夏季达沃斯论坛拿出的“中国方案”中,开放、创新、改革是基调,在此基础上的谋变新思维则有望成为指引世界经济破浪前行的“航标灯”。现在,中国大连,在就经济不确定性、科学的变革、被颠覆的行业、中国新常态、环境界限、人的意义六大议题开展的100余场各类分论坛活动结束后,“2015夏季达沃斯论坛”将拿出怎样的“中国方案”,考验着与会嘉宾的智慧与胆识。

中法联手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李克强总理会见了法国总统奥朗德,并与法国总理瓦尔斯举行会谈。国务院网站图

一个是在建核电机组数量世界第一的国家,另一个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民用核电大国,作为双方经贸合作的重要选项,中法两国在民用核能领域的合作路线图再度延展。

当地时间6月30日下午,正对法国进行正式访问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巴黎与法国总理瓦尔斯举行会谈,共同见证了双方核能、产能、金融和可持续发展等领域合作文件的签署。当天,中法还共同发表了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联合声明和中法核能合作联合声明。

落实到企业层面,在中法两国总理的共同见证下,中国两大核电集团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中国广核集团分别与法国电力公司及阿海珐集团签订了旨在核工业全产业链开展全球合作的相关协议。

中法双方企业的合作,各有侧重。中核集团与AREVA签订了后处理/再循环工厂项目谅解备忘录,而中广核与两家法企签订的意向协议书,明确了将在150-170万千瓦的高功率反应堆方面进行长期合作。

EDF与AREVA均是世界核能领域老牌巨头,且在中国市场深耕已久。其中,EDF是世界最大的核电运营商之一,在核电站建设和运营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AREVA的业务涉足从铀矿开采、核燃料生产、核反应堆设计、制造到乏燃料处理的全产业链,早在上世纪80年代便与中国开展核电合作。

中法核燃料后端处理合作继续推进

对于在建核电站数量占全球四成的中国而言,日趋明朗的核电规模化发展态势与严重落后的乏燃料后处理能力之间矛盾凸显。中核集团与AREVA在后处理领域的合作,正是基于这一现实背景。

乏燃料是经受过辐射照射、使用过的核燃料,核电机组在发电的同时,也产生大量乏燃料。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到2015年中国乏燃料产生量累计可达3500吨,到2020年将达到10000吨左右。中国把核燃料闭式循环作为长期可持续核能发展的战略选择,但目前尚未建成商用大型乏燃料后处理厂,是核燃料循环中的薄弱环节。

核电工业发达、发电量中核电比重高达75%的法国则拥有完整且全面的后处理产业体系,商业乏燃料后处理及再循环工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工艺最成熟、技术最先进的。其中,AREVA是世界核燃料循环后端的龙头企业。通过与阿海珐的合作,中国首个后端处理大厂将获得法国技术的使用权。2030年投运后,该工厂将具备年800吨乏燃料后处理能力。

中核集团官网消息显示,当地时间6月30日,在两国总理共同见证下,中核集团总经理钱智民在巴黎先后与法国电力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列维(JeanBernardLevy)和阿海珐集团首席执行官诺奇(PhilippeKnoche)签署了《阿海珐集团、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法国核电公司落实中法国家联合声明的全球合作实施方案》、与阿海珐集团首席执行官诺奇签署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阿海珐集团关于后处理/再循环工厂项目合同商务谈判工作路线图的谅解备忘录》。

根据该实施方案,在中法两国联合声明指导下,三方旨在核工业全产业链开展全球合作,并在全球核能发展新形势下形成长期伙伴关系。本次后处理大厂项目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标志着中核集团与AREVA在该项目上的合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进入了新的合作阶段。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和法国原子能与可替代能源委员会还签署了“关于在中国建设后处理/再循环工厂的意向性声明”,为企业间深化合作奠定了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法核电企业高管的交流中,还提及了AREVA业务重组一事。头顶“全球最大核电反应堆制造商”光环的AREVA,2014年财务净亏损已激增至近50亿欧元,超过其37亿欧元的市值;为解决债务危机,不得不进行业务重组。当地时间6月29日,钱智民在AREVA总部同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诺奇会谈时,就AREVA业务重组、后处理大厂项目、核燃料循环前段与后段、铀资源以及相关合资公司运行等方面进行了交流,并对未来合作计划达成共识。

双方虽未披露具体细节,但近日阿海珐集团亚太区总裁欧道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就公司层面来说,AREVA在下一阶段的重组安排中不排除有中国等合作伙伴参与的可能性,也已经有中国企业和日本企业表示出了兴趣。

从建造大亚湾核电站开始,中法核电合作历史长达三十多年,经历了从“师徒关系”到“战略合作”的发展过程。若中国核电企业最终能参股AREVA,对中国核电技术、中国装备制造、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将产生推动作用。

共同开发高功率反应堆

当地时间6月30日,在两国总理共同见证下,中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法国电力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让-贝尔纳·列维以及阿海珐集团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诺奇(PhilippeKnoche)代表三方企业,签署了三方在核反应堆领域建立长期合作的意向协议书。

据了解,此次签订的协议,中广核和EDF、AREVA将就百万千瓦级反应堆的全球市场情况开展调查,并讨论在全球市场建立百万千瓦级反应堆进行长期合作。同时,三方将在150-170万千瓦的高功率反应堆方面进行长期合作,在技术问题、全球市场评估和组织机构和商业模式上,明确开发高功率反应堆的共同长期愿景。

福岛核事故四年过后,全球核电产业正在逐步复苏。目前,全球已有14个国家正在建设核电机组,40多个国家正在积极谋划发展核电。未来10年,国外预计有60至70台新建机组的市场空间,同时还将有30至40台机组退役,20至30台机组延寿,核电产业发展的空间巨大。

中广核是中国最大核电运营商、全球最大的核电建造商,拥有在运和具备商运条件的核电机组13台,在建机组12台。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合作建设大亚湾核电站起,中广核与EDF、AREVA已合作30多年,在核电工程设计、工程建设和管理、运营管理等领域建立了稳固的合作关系。

2013年4月25日,在国家主席习近平、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见证下,中广核与EDF、AREVA签署了长期合作联合声明,在先进反应堆研发、核燃料及经验共享、核电站运维及性能提升等方面加强长期合作。同年10月17日,在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访华期间,中广核与EDF就在英国投资建设核电站签署了投资合作兴趣函。2014年3月26日,在中法两国元首的见证下,中广核与EDF签署了关于英国新建核电项目工业合作协议和关于核能领域研发、设计、采购及运维合作协议的联合声明。2015年1月29日,中广核与EDF在北京还签署了双方在核电站设计领域的有关合作协议。

事实上,中法核电企业已携手开赴第三方市场。英国欣克利角C项目将由中法双方合作开发,EDF、AREVA和由中广核牵头的中广核、中核联合体共同参与,建设两台单机容量为163万千瓦的核电机组,预计2017年左右开工。而由中广核和中核共同研发完成的中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在通过英国通用技术审查后也有望应用于英国Bradwell项目中,届时将真正实现中国自主先进核电技术在海外市场落地。

图片 1

当地时间11月14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加坡总统府会见新加坡总统哈莉玛。新华社记者
刘卫兵 摄

当地时间11月14日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新加坡总统府会见新加坡总统哈莉玛。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威廉希尔 https://www.cnmaolong.com/?p=116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